从《离骚》的修辞看屈原的美学

时间:2019-03-25 08:19:54 来源:文登资讯网 作者:匿名



从《离骚》的修辞看屈原的美学

作者:未知

【摘要】刘薇在《文心雕龙》“骚骚”一文中,评论“与优雅相同”《离骚》,然后指出:“所以你可以呼吸到古代,辞职到现在,令人惊叹很难做到这一点!“《离骚》有如此高的艺术评价,这与其中使用的大量修辞手法密不可分。此外,《离骚》作为具有自传性的长篇诗,是屈原个人灵魂,情感和欲望的真实写照。这首诗揭示了诗人独特的审美价值。本文通过分析诗歌中的三种主要修辞手法(隐喻,比较和生成)来探讨诗人的美学。

[关键词]《离骚》;修辞;美学

《楚辞》是一部起源于战国末期楚国的新诗。这是《诗经》之后出现的另一个文学高峰,开创了中国文学的新纪元。《离骚》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离骚》这是我国永恒歌词中的第一首华丽诗。它体现了诗人“守国王,振兴国家”的理想,深刻而持久的爱国情怀,无辜的批判精神和独立。 “俊杰个性。”《离骚》被誉为“中国最早的象征文学”,“中国神话文学的最高标准”,“中国美学文学至上的典型代表”。

《离骚》是中国古代乃至世界诗歌史上最伟大的诗歌之一。它具有如此高的艺术成就和文学地位,与其中丰富的修辞手法密不可分。什么是“修辞”? “修辞”一词经常与《易经?文言》中的“修辞与真诚”一词结合使用。现代修辞学的学者认为,狭义上所谓的“修辞学”是对文学体裁的修正;从广义上讲,它是语言词汇的调整或应用。也就是说,如何“刷”,“藻画”或调整语言的形式,使其能够在追求语言和文学方面达到最佳效果,并能激发读者在表达表达中的共鸣,达到双重效果。根据结构主义研究方法,通常有必要研究从“修辞”到“检索”的文学。这是因为使用修辞使文章具有特殊的风格,并能使文章生动活泼。修辞或修辞通常被认为是语言中使用的修辞形式或修辞。陈义良教授说:“没有《离骚》,你知道屈原。”屈原的《离骚》系统是宏伟的,全文93,每节四句(自朱熹《楚辞集注》,即四句话作为一节),其中“混沌”一章是五句话,共三节一百七十三个句子。朱熹注意到“福”的第13节,注意到“超越”的12个部分,“焦点也更好”的第11部分,以及“超越赋”的第57部分。在这首诗中,屈原运用了许多修辞手法,如:比喻,类比,借用,双关,重叠,反思,寓言,呈现,质疑,错综复杂等等。这些修辞手法的运用反映了诗人异乎寻常的丰富灵魂。 ,情感和个性,突出了诗人独特的美学。本文通过讨论《离骚》中隐喻,类比和借用这三种主要修辞手段,主要讨论了屈原的美学和诗人的审美世界。

首先,绅士个性的美

《离骚》使用大量的隐喻符号,反映了屈原高尚人格的光彩,体现了屈原对美的追求。

关于人类的美,“既有内在的美,也有重的修炼”。屈原所重视的人格美的两个方面是“内在美”和“修复能量”。《离骚》大量使用的香草图像是良好品格和绅士的象征。诗人在文中的大量诗歌既是内在美的表现,也是外在美的表现。这些都反映了屈原对绅士人格培养的美学思想。屈原的美学观借鉴了儒家理性主义的美学。屈原在诗歌中强调外在美与内在美的统一。这与孔子的“有文化和礼貌”理论非常相似。此外,屈原更注重个体的内在品质,屈原的“内在美”和孔子的“立人是美”,孟子的“浓缩美丽”和“仁与心”基本相同,都指的是道德质量。仁慈和诚实,但指导思想是不同的。孔子和孟子的道德是以理想主义的先验为指导的。人们认为人性具有自然性;屈原的道德观念不同,在简单唯物主义的指导下,屈原看到了这种善良和美。它是勤劳和自我修养的结果,与荀子所强调的“修复”思想是一致的。例如,“兰兰已经变得没有香味,它变成了蝎子;它已成为过去的草,小艾的情况就是如此;这就是为什么他有自己的祖先,它也是修理是件好事。“从这里我们可以很清楚兰蔻和隋是芬芳的,但由于“不好修复”,它变成了一个令人不快的小艾。这就是屈原所说的“内在美”,也是“重修能量”。其次,想象美的美

《离骚》从第32节开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诗人自己的幻想世界。屈原的想象打破了时空之间的界限,前所未有地展现了超越古代和现代,渗透天地,融合万物的人类思想的自由本质。他的想象力是物理空间和时间与心理时空混合在一起,令人困惑。屈原的想象力非常丰富。由于楚国巫术神话的深刻影响,《离骚》所涉及的神话人物是:颐和,王恕,飞莲,雷,伏龙,易,高。辛等人;涉及的神灵有:飞龙,凤凰,枭龙,黄帝,玉溪等;所涉及的神话场所有:苍梧,昆仑,梧州,西海,赤水,流沙等;这些人物是:尧,舜,周公,夏桀,纣,羿等。此外,屈原也采用了类似的方法来拟合大量的自然物体,如花,树,鸟和云,它们构成了一个虚构而现实的艺术社会,呈现出强烈的浪漫气质。在这首诗中,诗人丰富多彩的想象力将神话与人类,人与自然结合起来,并广泛运用借用和比较技巧的技巧创造出一个奇特而华丽的艺术境界,正如鲁迅所说:“与[与...相比]0x9A8B],那么它的话很长,它的思想是虚幻的,它的文字非常美,它的目的非常明确,用心,不服从当下。“《诗》强调了对美学和艺术至关重要的两个主要因素:想象力和情感,与《离骚》相比。

屈原“具有最生动,最生动,唯一可以出现在原始神话中的无辜和暧昧的浪漫想象,最炽热,最深刻,只有个性和情感只能在理性觉醒的那一刻,融化进入最完美的“有机整体”创造了“一个色彩丰富,充满想象力和情感的多彩世界。”诗人巧妙地运用诗中的隐喻方法,创造了一个“香草之美”的象征形象群,形成了一系列美学形象,吸引情感和观察,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运用借代世代的方法,具体事物和抽象事物相互替代,使诗歌语言更生动生动,呈现出“惊艳”的想象世界使用拟人技术,根据自己的审美标准,让所有无知的植物和野兽通过拟人化生活,充满情感色彩; r复活神话中的神灵和传奇的历史人物,称他们为自己的服务。这些修辞手法的运用不仅使诗人的思想和情感得到充分体现,而且增添了诗歌的审美情趣,使诗歌具有动人的艺术魅力,并具有强烈??的艺术效果。正如闻一多先生所说,这项工作将“个人生活,国家的命运变成悲伤和愤怒,将观众像一个闷烧的心,燃烧和燃烧着数百万人的心灵”。 “这也是《诗》这件作品的审美价值所在,以及屈原美学之所以辉煌。【参考资料】

[1]李泽厚。美的历程[M]。天津: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1。

[2]闻一多。老清华讲座:神话与诗歌[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

[3]洪兴祖。楚辞的评论[M]。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83。

[4]朱东润。历代文学作品选集(上)[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5]高新勇。修辞与文学阅读[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7。

[6]刘伟,詹?仪征。文心刁龙一Zheng [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

[7]郭福衡。中国古代文学史(1)[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8]苏雪林。楚嫂信义[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7。

[9]陈望道。修辞学研究[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

[10]朱熹。楚慈济笔记[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

[11]李泽厚。中国美学史(第一卷)[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

[12]鲁迅。鲁迅全集(第九卷)[M]。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1982。


  
文登资讯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文登资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文登资讯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文登资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